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张艺兴:热爱一直在体内,它会散发能量

2023-05-08 23:37:59 533

摘要:随着事业重心向国内转移,张艺兴接触中国古代典籍的机会增多,在潜移默化中爱上了中国传统音乐。当张艺兴在我们面前“停下来”时,就连跟他相识多年的合作伙伴都愣了一下。卫衣帽子被拉下,连续高强度工作导致的疲倦感,在他的素颜上一闪而过。一双清亮的眼睛...

随着事业重心向国内转移,张艺兴接触中国古代典籍的机会增多,在潜移默化中爱上了中国传统音乐。

当张艺兴在我们面前“停下来”时,就连跟他相识多年的合作伙伴都愣了一下。卫衣帽子被拉下,连续高强度工作导致的疲倦感,在他的素颜上一闪而过。一双清亮的眼睛不回避任何目光,他和在场所有工作人员一路示意问好。

“名不虚传。”我无声感慨。眼前这个人,就是田沁鑫口中那个“非常刻苦、有礼貌、有修养”的张艺兴,是黄渤口中那个“谦虚、很拼”的张艺兴,是东方风云榜艺人统筹口中那个“敬业、配合度高”的张艺兴,也是《这!就是街舞》第三季工作人员口中那个“无论熬到多晚,他都会把安排的工作完成”的张艺兴。

但我们眼前这个人,又不只是“那个”张艺兴。全力配合各方需求之余,他还替我们操起了心:“现在这个头发真的可以吗?”为新片《捕鱼行动》剃的平头长长了,他怕不符合要求,“不弄的话就这样立着,我发质硬,摄影老师您可以摸摸看”。

从头发开始,张艺兴一点点交出自己的“真实”。

“把每次舞台当作最后一次”

过去一年,张艺兴在工作中对头发频繁“下手”。电视剧《扫黑风暴》开机前,他还留着稍长一些的发型,导演伍佰“摸了一下头”说要剪掉,他果断答应。曾几何时,演戏不在他的职业规划之内,如果抛开儿时的一次客串,他真正的演员生涯是从2015年开始的。

“演员就是一颗心吧,就是你的信念感。”他把自己做演员的感悟,实践在表演当中,“你要真的相信这一切,要融入这个角色,要去了解”。只有把心沉下来,才能在剧本的基础上构建一个和导演达成共识的角色。

去年,孙红雷一通电话,把张艺兴叫到了《扫黑风暴》剧组。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”,无论是熟悉的孙红雷、江疏影、吴越,还是初次合作的刘奕君,每位演员都是张艺兴的镜子,他们照出他的不足,也让他看到提升自己的方式。

若将张艺兴的人生比作雨林,演戏就是点缀在苍翠草木间的花朵,为人生增添色彩。它们像连接万物的信使,拓宽了他的交友圈,也丰富着他的体验。在层层植被下,流淌着他的“生命之源”——音乐,它像水一样滋润他的生活和工作。

张艺兴的童年是典型的90后模式,那时的家长似乎很喜欢给男孩子安排“安静”的课程。父母给他选了绘画和钢琴两门课,渐渐地,他弹琴的手越来越坚定。“未来”这个遥远的辞藻,好像越来越近了。

音乐之路从独立生活开始。程式化的日子循环往复,仅剩一些细碎的片段在他脑海停留:起床,从公寓到公司,练到晚上9点多,签字回公寓,最后翻墙再跑回练习室;有时索性睡在公司,免得再下坡上坡地走一遭。

那段时光是没有颜色的,“因为你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道,能不能真正站上舞台”,他拼尽全力,忐忑地等待。谁知这一等就是4年。正式出道后,不管站在舞台的哪个位置,不管关注的目光是多是少,有一股力量始终鞭策着他,把自己那根弦绷得紧紧的。

“大家可能看到你在旁边。但是你能站上这个舞台,有多少人都没有站上这个舞台的机会。我觉得对于这个舞台的感恩,对于这一路帮助过自己的人的感恩,是一定要有的。”张艺兴保持警醒,他尊重每一个舞台,无论以何种身份示人,他都要求自己真诚面对一切。

“我觉得你没有准备好,就不应该登上舞台。”张艺兴以终为始,把每次舞台当作最后一次表演。他坚定地认为,歌手和舞者应当心怀敬畏,奉献真实且纯粹的演出,否则就不是真正的尊重。

“在悬崖尽头,抉择内心在怒吼”

一个场景的拍摄结束,工作人员向后回撤,没人注意到,坐在钢琴边的张艺兴意犹未尽,乐曲不间断地从他指尖流淌,陆续有人回过神。他隔着灯架抬起头来,笑得分明。

“很多谱子都忘了。”张艺兴主动挑起话题。他现在做编曲主要依靠电脑,练琴时间少了,说起来挺不好意思:“小时候觉得,用自己的耳朵好像能听到音程跟左手的和弦,就希望老师能够在我面前示范一次,然后我记住左手的音。”

当年偷的小懒,到后来造成了一些困扰。长大后,张艺兴不断学习乐理知识和演奏技巧,并渐渐转移到编曲和制作维度。尤其在编曲上,他倾注了大量的时间和心思。练舞的时候,他也经常跟老师交流音乐,“每当音乐在我耳边响起,所有东西都在飘浮,没有办法阻止”。

身为被大众听见、看见的音乐人,张艺兴本着“对年轻朋友或者是对正在被你影响的人负责任”的原则进行创作。随着事业重心向国内转移,他接触中国古代典籍的机会增多,在潜移默化中爱上了中国传统音乐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张艺兴在某国外软件看到了一个叫Mandarin Pop (华语流行音乐)的榜单,“在上面看到了周杰伦老师的歌、王力宏老师的歌,等等”。为什么有的软件有,有的软件没有?中国音乐人的自觉被激发出来,他迫切地想做点什么,去打破这副枷锁。

“我希望把中国的传统文化、民族乐器,融到这些流行音乐里面,让这种音乐具有独特的感受和风格,然后再反向输出给外面的世界。”在“破局”中,他一度陷入彷徨,3年前去打美国市场的时候,那是个秋天,海外听众为张艺兴排起了长队,可吸引他们到来的音乐是K-Pop。

张艺兴对自己正在尝试的音乐风格产生了怀疑:“我还不够好,还不够优秀。”从他的表情,我们隐约可以看出,他那次自我怀疑的严重性。

回国后,张艺兴与制作团队全力投入新专辑的创作。在主打曲《莲》中,他用琵琶、大鼓等民族乐器,将听众带回先秦战场。和缓、深沉的民乐与跳跃的电子乐交织出歌曲的高潮部分,展现出笃定的力量。

经过不断地试错和尝试,张艺兴的音乐宇宙终于在这张专辑里集中爆发。中国民乐所包含的高亢、悲伤、萧索、喜庆、壮烈的情感特质,在与海外文化交融碰撞的过程中,焕发出新鲜而蓬勃的生命力。

看到“2035年中国将建成文化强国”这条新闻时,张艺兴扪心自问:“在音乐这个领域,我们用什么走出去?难道是用跟别人一样的音乐吗?”显然不是。参考业内外对《莲》的评价和反响,他觉得M-Pop或许是一个可行方向。

这里的M指Mix (混合),即“中文+”概念。“因为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,比方说我用中文加德文或法文等,是不是都可以玩得起来?”加号后面也可以是不同的乐器和曲风,抑或用世界性的曲调讲述中国的故事。

今年央视春晚,一幅《画卷》终于将张艺兴彷徨的心拉了回来。“让我能够把M-Pop曲风带到那个舞台上,对我来说不亚于任何一个奖项。”张艺兴在心里鼓励自己:“你再顶顶吧,说不定真的有出路。你再加加油,多写这种风格的音乐。”

他也试图通过“国风街舞”,扩大中国传统舞蹈的受众和影响力。在《这!就是街舞》第三、第四季里,他用中西合璧、传统融合现代的形式,创造出一种独具魅力的舞蹈风格。

“其实很多传统的舞种,需要我们年轻人去了解、去学习,然后再去传播。”在创作层面,推广传统文化的实操过程往往伴随着迷茫。以音乐人为例,当他们铺好一个恰当的鼓点,再加入中国乐器以后,有时会觉得这不是原本想要的画面,于是干脆舍弃这个乐器。

张艺兴也遇到过类似情况,他倾向于用“中文+”寻找平衡点。同时,M-Pop也可以跳出中文框架,假如西方的鼓点加上外语能讲好一个中国故事,那也是很棒的事情。

奔跑的路上,张艺兴发现还有太多要做、要努力、要追赶的。

“给不相信的世界证明”

不久前,张艺兴首次造访敦煌。他用M-Pop串连这条迷人的故事线,把敦煌的风土人情、艺术瑰宝和绮丽景观,浓缩在新专辑主打歌《飞天》的MV里。

“我们国家真的有很多好地方、有文化底蕴的故事,值得大家去发现、去挖掘。”眼中的景色是心态的折射,他习惯了在工作中游历山川。“你觉得它很美,它就一直很美,不管你是在工作的时候,还是在休息的时候。”

张艺兴承认自己非常幸运,因为只有极少数人能把家长选定的特长变成热爱,再把热爱变成事业。

最近,一个朋友发微信问他:“除了工作,你还有什么别的爱好吗?”他拿着手机愣了大概30秒,头一回特别认真地想了想,回复道:“我特别热爱我的工作,因为我在工作中收获了很多。”

朋友用滴汗表情作答,其实,张艺兴自己也清楚,他的工作模式和生活方式并不适用于大多数人:“我说‘大家要注意身体’这句话,是最没有说服力的。”

演艺工作分走了他一天中的大半,回家后的他会分出两三个小时学习知识,看书、看新闻,了解当下发生在各个领域的事情,拓宽自己的知识面。当然,还要做音乐和练舞,这两项对张艺兴来说不可或缺。

如此一来,休闲时间少之又少。只是,在他的概念里,洗澡、聊天、回消息都是休闲,运动也是,譬如游泳。在《捕鱼行动》剧组,他白天拍戏,太阳下山后开始练舞,之后给自己30分钟时间游个泳、洗个澡,然后继续看第二天的剧本台词。

听上去确实很累,可张艺兴不这么想:“当你吸收了越来越多东西的时候,人会发生改变,我觉得它是一个顿悟的过程。”

“师父”黄磊曾不止一次劝他“你得注意休息”“健康比成功重要一百倍”。张艺兴当时回答:“男人嘛,就是要把眼前答应的事情一件件做完。”现在,他觉得活在当下最要紧。你最想做什么事、最喜欢什么职业、干什么最有热情、最热爱什么目标,“往这个目标跑就好了”。

奔跑的路上,张艺兴发现还有太多要做、要努力、要追赶的。他觉得,“如果大家想成功的话,就是要不断奔跑”。途中的每一位同僚、前辈和老师,都在影响着他。

“其实有时候我遇到迷茫的事,或者有事情特别棘手的时候,我一定会请教哥哥们,因为他们真的给了我很多帮助跟指导。”张艺兴提到“男人帮”的哥哥们,提到《扫黑风暴》剧组,也提到于和伟、李荣浩、欧阳靖……他尊称他们为“老师”。

不过,张艺兴对“德艺双馨”的向往在认识他们之前便已产生。在他很小的时候,家人就教育他“人应当有责任感”。作为公众人物,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,以高标准要求自己,更是最基本的素质,“因为你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,会影响很多你能影响到的人”。

尽管不知道脚下的路是不是完全对,但他相信“路走着走着,它就成熟了”。

“热爱是前提,努力是必要”

过去那个顽皮的长沙男孩,已经蜕变成了我们眼前的样子。“为什么呀?”张艺兴自问自答,“应该是不服输的一股劲儿吧。”

有那么一段时间,家人、朋友、同学们争相表达对他的期待,“你加油”“我看好你”“你要努力”的声音不绝于耳。哪怕说者无心,可在张艺兴听来,这却意味着很多责任。“不想让他们失望,想做到更好”,所以他有了努力的动力。

回归自身,这股劲儿源自一遍又一遍的自省:“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要做的?是不是你想做的?你要不要把这件事做好?你要完成这件事,还是卓越地完成?”以跳舞为例,他对卓越的定义,指成为在练舞的人里最强的那个。纵使再跑10年才能抵达终点,他也不会半途而废。

张艺兴的团队,有一个价值观叫“热爱努力”,两个词的位置大有讲究:“如果你要努力才能热爱上一件事情,那我觉得要不就算了。所以热爱是前提,努力是必要的。”但有一点必须说明,那就是努力要有个度,变形的努力也不可取。

张艺兴没有什么延续热爱的诀窍,他只有一颗奋力搏动的心。“不管是365天,还是5年、100年,它一直在你体内,它会散发能量。”热爱让他的努力像永动机一样,不知停歇。

张艺兴也给自己定了KPI。一年来,他自认完成得“不够好”,还需要更多的实操时间和精力,需要给员工更多关爱,以及更全面地看待问题,才能尽早实现“卓越”的目标。

过往的抉择成就了现在的我们。张艺兴没有选择一条人们惯常走的路,也没有在奔向未来时舍弃往昔。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”对他来说太重要了,即便有新的可能性出现,他也不会把初心当成垫脚石。

很多人都知道,张艺兴有个梦想——“带领华语音乐走向世界。”如今,他依旧初心未变。

记者下意识地反应:“会不会听上去让人觉得太不切实际呢?”他说:“对,但梦想为什么不能不切实际一点?”

是呀,为什么不呢?就如他引用过的典故《夸父逐日》,或者《扫黑风暴》中一根筋的林浩,“他们相信自己所相信的,看到自己所看到的”,有自己的目标、信仰与追求。

“那股暗劲”跟张艺兴很像,在他身上逻辑自洽。

尽管不知道脚下的路是不是完全对,但他相信“路走着走着,它就成熟了”。只要目标明确,你就有各种探究、学习和思考的方式,去了解地形,并最终走到那里。“哪怕最后没有走到,我相信有很多积累下来的经验跟成果,也可以供后来的人使用。”

大部队从演奏厅撤了出来,留下张艺兴独自面对333个座位。监控画面粗粝而朦胧,圆形舞台好似月球表面,而他是孑然起舞的漫步者。

后期团队—CommaStudio 场地提供—上海东方艺术中心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